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->基层工作->社区矫正

保靖县司法局“四轻四重”把好矫前评估质量关


【 作者: 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6-05-23           来源: 】

对被告人(罪犯)拟适用社区矫正前,司法行政机关受相关委托,会对被告人(罪犯)开展社会调查评估,但由于评估没有固定的法律文书和格式,加上具体实施评估工作的基层司法所干部力量严重不足,工作能力参差不齐,导致各地矫前社会调查评估报告“百花齐放”,良莠不齐,尤以三言两语、主观臆断、草草了事者居多,显得过于粗糙、武断,规范性和可操作性不强,难以为法院等相关委托单位提供有说服力的采信依据,也为自己以后开展矫正监管工作埋下诸多隐患。

为扭转这一局面,今年来,保靖县司法局深刻剖析监管难的成因,大胆创新工作思路,不断优化评估方案,在矫前评估工作中,切实抓好“四轻四重”:

一、轻“户籍”,重“管不管得对”。

《社区矫正实施办法》规定,社区矫正人员在居住地接受社区矫正;其中第五条明确规定,对被告人(罪犯)拟适用社区矫正前,人民法院、人民检察院、公安机关、监狱应当核实其居住地,通知被告人(罪犯)到居住地县级司法行政机关报到。但实际工作中,相关部门对被告人(罪犯)“居住地”的核实工作未尽到位,大多以被告人(罪犯)身份证上“户籍地”取代“居住地”,在农村人口流动性大大增强的当下,大量常年在外打工、常年在外地居住的被告人,其矫前评估委托调查函多被发回户籍地。户籍地司法所在作社会调查评估时,受调查人因“好多年都没有见到他了”,对评估对象近些年来基本情况大多不甚了解,,单凭对其往年一些片段式的回忆作出抽象而笼统的“概说”,这样得来的评估报告肯定质量不高。因此调查被告人(罪犯)“居住条件”时,保靖县司法局侧重调查被告人(罪犯)近年来居住在哪里,只要他在某地连续居住达6个月以上,且在该地有固定的生活来源,该地就是他的居住地,就算他户籍地果真在保靖县辖区,该局也会依法向委托机关作说明,请其查明居住地后,再“另行委托”。如果不以这种负责任的态度把严社区矫正“入口关”,被告人(罪犯)以后到辖区司法所报到接受社区矫正时,就成了难管人员,就埋下了“易脱管”的安全隐患,因为他的家庭、朋友圈或谋生地不在“户籍地”,而是在“居住地”,居住地才是他心之所系、梦之所想的地方,而对户籍地倒是“久别情疏”了。保靖县司法局着力在“管不管得对”这一方面下功夫,不仅提高了矫正水平,更在很大程度上防止了矫正人员因频频外出而引发“脱管”的现象。

二、轻“罪罚”,重“管不管得住”。

在对被告人(罪犯)开展矫前社会调查评估,会要求被调查(询问)人对其违法犯罪行为之社会危害性大小作自我评判,但要防止整篇评估报告全是被调查(询问)人就被告人(罪犯)既成的犯罪事实和将受的罪罚之轻重作评论,因为罪罚之轻重那是法院考虑的事,何况法院依法审判案件不受任何他人或组织的干预。作为司法行政机关,矫前评估工作职责之重点,就是全面调查清楚对前来接受社区矫正的人员“管不管得住”!如果被告人(罪犯)一惯表现不好、品行顽劣、脾气火爆、横行乡里,就算他本次犯罪情节不重,该局也会考虑作出谨慎适用或不适用社区矫正的意见,而不是像以往工作中,几乎千篇一律的“可以适用社区矫正”。当然,还可以依据《湖南省社区矫正实施细则》第十七条之规定,要求法院在裁判生效后三个工作日内,将是否采信评估意见的情况予以函告;不予采信的,应当说明理由。如何判定拟适用社区矫正人员将来“管不管得住”?保靖县司法局制作了更丰富、更科学、更具体的调查问卷,就被告人(罪犯)本人基本情况、家庭关系、社会关系、性格特征、劳动习惯、家庭经济状况、认罪态度、悔罪表现、有无劣迹前科、以及对法院、监狱的处理意见和想法,甚至包括被告人(罪犯)有何技术特长、兴趣爱好、主要谋生方式、对未来生活的规划和设想等等广泛开展调查,充分听取意见。在完全掌握这些信息的基础上,该局才会作出一份精彩的评估意见书,并在以后实际矫正工作中,切实做到“精准施矫”,更好地实施人性化管理,从而在根本上实现对矫正人员“管得住”。

三、轻“他说”,重“管不管得实”。

保靖县司法局的矫前评估调查表及调查问卷,基本上是在问“其他人”对被告人基本情况的了解程度,这些人所有的表述或证词,皆可定义为“他说”。“他说”会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形:周围群众对社区调查不理解、不支持、不讲实话。如对一些故意犯罪的被告人或罪犯进行社会调查,其周围邻居考虑自身安全和免遭麻烦,往往不提供真实情况,甚至只讲好的一面,使调查评估的真实性大打折扣。在过来工作中,该局很少考虑对被告人(罪犯)本人开展调查和询问,这显然是有失偏颇的做法。被告人(罪犯)有何想法?他能够提供什么有用信息?他最想我们对他做些什么?考虑到社区矫正主要功能就是惩罚、教育、塑造、感化、治疗,所以保靖县司法局创新性地在矫前评估中,辅加《矫前评估申请表》这一项目,来弥补这一重要内容的缺失。申请表由被告人(罪犯)本人填写,内容涉及本人居所情况、悔省意识、性格特征、家庭状况、收入来源、职业技能、未来生活设想或规划等诸多方面,这是综合掌握被告人(罪犯)思想动态最直接、最有效的途径。基层司法所在执行矫正工作中,可以针对矫正对象各人的心态、想法、性格、企求、技能等等,分别施矫,精准施矫,科学施矫,通过用法救人、用事留人、用情感人、用爱暖人等多管齐下,真正实现“管得实”!

四、轻“定位”,重“管不管得好”。

过来各地司法行政机关在对拟适用社区矫正人员作社会调查评估前,大多要求被告人(罪犯)签订“使用手机定位承诺书”,额外购买一部手机作“定位”用,否则以不作评估相“要挟”,似乎“手机定位”成了整个社区矫正工作的首要且必要环节。我们姑且不论“手机定位”这一做法是否等同于“掩耳盗铃”,但“手机定位”仅是一种监管手段,也许具有理论上的意义,其真实效果如何还得到基层司法所去广泛调研。该局社区矫正工作人员一致认为:社区矫正的出发点,是基于“人是可以改造的”这一观点——将罪犯置于社会化环境之中,让他们不脱离自己的家庭生活,保持基本正常的社会交往,使其最大可能地承担家庭和社会责任,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心理引导和行为规范,促进其形成健康人格,避免监禁矫正可能带来的以消极服从、自信心与进取心丧失为特征的“监狱人格”或“囚犯人格”;司法行政机关组织社区矫正人员开展社区服务活动,其目的就是通过公益劳动,增强其集体观念、纪律意识和社会责任感,修复其社会关系。因此,抓好社区矫正工作的前提,不是抓“手机定位严防逃跑”而是认认真真开展好社区服务工作,换言之,按月实打实组织开展好公益劳动!在劳动过程中,我们才能更好地观察每一个人的性格、品行、为人、甚至内心世界。因为劳动态度是人生活观、世界观的现实体现,它最能集中反映人的生活态度,劳动中凡积极肯做的,生活中大多中规守矩,服从监管;凡吊儿当的,大多游手好闲,难以监管。该局在观察矫正人员劳动行为过程中,已对其日后的监管措施有了初步预案。所以在开展矫前评估工作时,多方了解被告人(罪犯)的劳动习惯、劳动态度、劳动技能,已成为能否实现“管得好”的决胜关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保靖县司法局供稿,州局办公室整编)


     
上一篇 下一篇